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花开花落

花开花落终有时,人来人往皆不遇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寻梦(转载)  

2007-10-13 14:34:31|  分类: 转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故事发生在距我们非常遥远的一个山区,那个地方叫做菊坡。菊坡里住着一个19岁的孩子名叫根鸟。根鸟从小失母,和父亲相依为命生活。有一次根鸟独自在山里打猎的时候,打着了一只白色的鹰,那只鹰在他的枪口下中弹倒地后,无比哀怨的目光和戚戚的神态使根鸟动了恻隐之心。那使他的心灵感到震颤的目光使他不由自主走近受伤的鹰的身旁,鹰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后,脑袋像虅蔓枯萎了的丝瓜垂落了下去。悲凉的根鸟就在此时看到了鹰的腿上用一根红头绳缚了一片布条,布条上竟写着字:

      “我叫紫烟。我到悬崖上采花,掉在了峡谷里。也许只有这只白色的鹰,能够把这个消息告诉别人。它一直就在我身边呆着,我让它飞上天空,我十三岁,我要回家!救救我,救救紫烟!”

       根鸟把布条带回了家,从此开始执拗地寻找紫烟。

       他站在空空的大路上,对着每一个过路的船大喊:“你们听说过一个叫紫烟的女孩吗?”

      然而大河也是空空的,只有寂寂向前流动的河水。

      秋天的菊坡到处开满菊花,黄的,红的,蓝的,白的,五颜六色。形状各异的菊花一丛丛,一片片,空气里满是菊花的香气。这是菊坡最迷人的季节。这是个能让孩子们快乐的季节。可因为紫烟,根鸟无法快乐起来。他的眼前总是那只神秘的鹰和那令人不安的布条,还有那不知道遗落在哪个大峡谷的可怜小女孩紫烟。

      父亲告诉他,这可能不过是哪个坏人的恶作剧。以他的经验,菊坡从来就没有见过什么白色的鹰。根鸟问父亲:“菊坡的周围都有哪些大峡谷?”

       父亲说:这些峡谷我都知道,菊坡周围没有太高的山,峡谷也不深,即使不小心掉下去,也就能够爬上来。最深的峡谷,名叫菊花谷,在西边。

       根鸟的心里记下了这个峡谷的名字。但根鸟是不可能马上到的。虽然他恨不能马上飞过去,他恨不能自己就是加一只白色的鹰,一只拯救紫烟的凌厉的鹰。

      于是根鸟开始每天晚上做梦,梦里总是到了一个大峡谷。他站在山顶上往下看,只见满山谷长着菊花,仿佛是堆了满山谷红粉的颜色。他在山顶上坐了下来,有一阵儿,他几乎忘了那个叫紫烟的姑娘,只把心思放在那满山谷的菊花上,浓烈的菊花香,几乎把他熏得昏昏欲睡了。

       梦醒了,根鸟惊出一身的汗,他相信他的梦,他相信在遥远的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地方,有一个名叫菊花谷的大峡谷,在那个开满菊花的峡谷里,有一个因为采花而丢失了的姑娘叫紫烟。

      根鸟对自己说:我一定要找到菊花,我一定要找到菊花谷。

      根鸟开始变得怪怪的,他总是梦见菊花谷,那飘满了菊花香的大峡谷。

      几只白色的鹰,在峡谷里飘动,摇摇欲坠的样子。阳光下,他们的飘动是虚幻的。峡谷里有着强劲的风,他们在升高时,被风吹落下许多的羽毛,这些羽毛仿佛是一些晶莹柔软的雪花。

       一棵巨大的银杏树,小巧玲珑的金叶开始落下,风大的时候,像是在下一场金色的雨。

      在金色的雨中,紫烟出现了,她站在习习凉风中,用一对似乎不再有恐惧和悲哀的目光,眺望着正变得灰白的天空。

        根鸟总是在他的梦快要消失的时候,清楚地看到紫烟转向他的面孔:那是一个十足的小女孩的面孔,面孔上是一副孤立无援、默默企盼的神情。

      根鸟终于把梦告诉了父亲。

       父亲认为这就是宿命。

        他帮根鸟收拾完行囊后,对他说:“你只管去吧,这是天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 秋天在菊坡走完最后一步,当山野显得一泒枯瘦与苍茫时,根鸟离开了菊坡,去寻找他梦中的菊花谷。

        他一直往西走,他在直觉上认定,那个长满的菊花大峡谷就在遥远的西方,而他所必经的,是一望无际的大荒漠。

       根鸟因为梦而背井离乡,而在大荒漠上,他遇到了一个同样因为梦而离家出走的人。不同的是,根鸟是因为有梦而出走,而他是因为无梦而出走。

       他是根鸟在荒漠遇到的第一个伙伴,寂寞的旅途使根鸟总想找人说说话,他遇到了板金。

       板金听了根鸟的故事,双眼放出了光彩。他说:“小兄弟,你多幸福啊,你能做梦,做各色各样的梦,你居然能梦到一个长满的菊花大峡谷,你还要什么呀,你有梦呀,你有那么好的夜晚,那夜晚,不空洞,不寂寞,有声有色。梦是上帝的恩赐啊!”

        板金说,有梦的人是永远无法理解无梦的人的痛苦的。无梦的黑夜啊,令人恐惧。黑夜长长,人要么睁着双眼睡不着,熬着等天亮,要么死一般的睡去,一切都好像是进入了无边的地狱。醒来时,觉得这一夜黑沉沉的,空洞洞的,孤独极了荒凉极了,那感觉真比死过一场还恐怖。

       板金说,我的家族的男人无一例外从18岁就不再有梦了。我也没逃脱此劫。就在我18的那一年的那个夜晚,无梦的夜晚 ,无边无底的黑暗,那黑暗推不开,避不开。终于醒来后,我觉得自己心都老了许多。我对自己说,我不能这样活下去,我不能和祖祖辈辈的人一样,在没有梦的夜晚度过我的残生。我要把的梦找回来,我要把梦找回来。

      根鸟说:“梦怎么能找回来呢?”

      “能!”板金固执地说:“一定能的!我知道它在哪儿。梦是有灵性的,梦就跟你见过的树木、云彩、河流一样,是实实在在的,是真真切切的,它丢失了,但它还在那里!”

       于是寻梦的两个人,开始共同走上征程……

        寻梦,和我的感觉是多么的一样啊。我们来到网络,不也是来寻梦的么?来寻找现实中不可能实现的梦啊。网络就是我们的梦,没有网络,就像没有梦的黑夜一样,是漫长的,没有色彩的,是恐惧的,难熬的。而有了网络的我们,正是在做着五彩缤纷的梦啊,这梦里有着多少的芬芳,有着根鸟和板金一样的执着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
      我要叫菊花谷,那是个梦里开满爱的鲜花的地方。我想要和一个自己喜欢和喜欢自己的人,一起来网络上,寻梦。

      当然最终两个主人公都找到了自己的梦。而我,就在找到梦的一刹那,因为自己的不自信,而与梦又匆匆错过。

      但愿和我一样热爱网络的人们,都在此寻找到你们的梦,寻找到那个开满鲜花的大峡谷——菊花谷。

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